标题关键字 作者
《白鹿原》:白嘉轩竟“克死”六个女人
发表时间:2022-08-06     阅读次数:     字体:【

电影《白鹿原》因精简时长和改编的原因,与原著小说出入很大,一些情节也没来得及交代。今天就来聊聊白嘉轩一生里的七房女人。

小说一开始就描写道:白嘉轩后来引以为豪壮的是一生里娶过七房女人。

后来引以为豪壮,之前可是心灰意冷以至于都开始自我怀疑,因为前面六个女人都是一样的结局——莫名其妙的就死了。

娶头房女人的时候,白嘉轩才十六岁,娶了一位比他大两岁的大户人家的女儿,但可惜的是,这个女人在一年后死于难产。

第二房女人家也是一户殷实人家,用小说中的话说是模样俊秀眼睛忽灵儿,她比白嘉轩小两岁。第一次的时候小女人哭叫着把他的肩膀都咬烂了,白嘉轩很生气,刚准备发作的时候,她示意他再来一次,一当经过男女间的第一次交欢,她就变得没有节制的任性。这个女人从顶着红头盖到被棺材抬出白家门楼,时间不足一年,害痨病(现在叫结核病)死了。

第三房女人只有十六岁,但发育的比二十岁的女人都丰满,要么是早熟,要么就是婚前有过男女知识。一到被窝就显示出她的贪婪与急迫,像一团绒球紧贴着白嘉轩的身体。一年后,丰满的女人变得枯瘦如柴,最后吐血而亡了,最后也没搞清楚是什么病。

白嘉轩对第四房女人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,这个女人不爱说话,她不拒绝也不主动要求,把男女之事看的比吃饭喝水都平淡。她死的时候样子十分痛苦,浑身扭蜷的像一只干虾,一位医生断定她是死于“羊毛疔”(一种皮疹,西医的炭疽热)。

连着死了四个女人了,白嘉轩心里害怕了,这搁谁都得害怕,他开始怀疑别人说他命硬的传说是不是真的。他父亲却不以为然,坚定地说:“再卖一匹骡驹。”娶媳妇伤财,白嘉轩这小子家境很不一般啊。一辈子娶几回媳妇,得先想想自己的资产够不够娶。

远近的村子流传着关于白嘉轩的生理秘闻:白嘉轩长着一个狗的家伙,长到可以缠腰一匝,而且尖头上长着一个带毒的倒钩,女人们的肝肺肠肚全被捣碎而且注进毒汁。

一般的家庭想到让自己的女儿白白去送死,纵使白家再殷实富足,也不去攀白家这个高枝。但这个世界上的事情,只有你想不到的。木匠卫家境贫困,生了五个女儿,怕养不活,只要谁给的聘金高,就把女儿嫁给谁。结果三女儿做了这个冤死鬼。

关键时刻,白嘉轩的父亲死了,白老汉临死之前让白嘉轩答应他尽快娶木匠卫的三女儿过门。本来要守孝三年,这中间不能再办红事。白母再三催促下,过了两个月,白嘉轩的第五房女人娶进门了。新婚之夜,洞房花烛,新娘木匠卫的三女儿却不从,她的理由是:白嘉轩那东西上头长着一个有毒汁的倒钩,把女人的心肺肝花全都捣得稀烂,铁打的女人也招不住捣腾。说着还呜呜的哭了起来,要求洗衣做饭伺候白嘉轩,什么都行,除了那事儿。

白嘉轩也曾被关于他生理谣言所疑惑,上厕所的时候还偷偷看了别人的那玩意儿,看他的和别人的到底有什么不同,但他没发现异样。新婚之夜,被媳妇这么一折腾,他的兴趣全无,继而恼羞成怒,一把将自己的裤子扒光,把自己的东西亮给三姑娘看,看看到底有没有倒钩毒汁。三姑娘又气又抖又怕,事后竟然闭气,白嘉轩赶紧掐人中才抢救回来。但心理阴影已经形成无法抹去,三姑娘在半疯半癫的状态下勉强撑了不到半年,最后竟然在一次洗衣服的时候,在涝池中淹死了。

白嘉轩心里开始产生一种负罪感,三姑娘不但漂亮而且壮健,红扑扑的脸膛,黑如乌珠似的两只机灵的眼睛,透着强健气魄的手臂。她的手上有一层薄茧,那是无数次劳动的见证,但劳动练就的一副强健的体魄终究抵御不住怪诞流言的袭击。白嘉轩好生安葬了三姑娘。后来,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,白嘉轩躺在炕上,挥斥不开她在新婚之夜给他磕头哀告的情景,总是想到她在他怀里瑟瑟发抖的冰凉的手和冰凉的腿,她肯定从未得到过做爱的欢愉而只领受过恐惧,她竟然无法排除恐惧而终于积聚到崩溃的一步。

生活还得继续,媳妇还得继续娶。白老只有白嘉轩一个儿子,嘉轩不娶就等于断了白家的香火。白母说,女人就像窗户纸,破了烂了揭掉再胡一层新的便是。也不能怕耗钱,与其死了没后代,家产让别人霸占,还不如花钱娶媳妇生孙子,反正就不信了。

母亲的干练让白嘉轩惊讶,白嘉轩的第六房女人又有着落了。有个姓胡的赌徒一夜之间输光了家产,现要将女儿重金嫁出去(卖出去)。但聘礼高的足以让白嘉轩放弃,母亲却应承了人家。三月桃花开,白嘉轩的第六房女人在乌拉乌拉的唢呐声中迎进了白家。

第六房女人的美艳让白嘉轩不禁一震,她的美艳涤净白嘉轩的前五房女人给他的晦暗心理。他也不再可惜那厚重的聘礼。看来美女还可以疗伤,我们要适当理解一些美女的多情。

白嘉轩高兴的有些早了,当白嘉轩进行到最后一步准备解开她的裤子的时候,这个女人拿出一把剪刀对准他,说:“你要是敢扯开我的裤带,我就把你的那个东西剪掉。”白嘉轩选择了妥协,他想一个美人睡在自己跟前也不错。但夜夜难熬也是事实。他又开始怀疑自己的那玩意儿是不是真有毒汁,他偷偷的把那货抖落到猪食里,看看主的反应,猪当然没有反应。

他向一位关系不错的医生叙述了自己的困惑,医生听后哈哈大笑,开给他一百天的壮阳温补的药。还安顿嘉轩,就对胡氏说这是解毒的药。

一百天过去了,白嘉轩容光焕发,胡氏解除了心头禁讳也就扯去了裤带,俩人热烈贪婪不觉满足也不感困乏,直到把两页炕面的土坯弄塌,俩人又嘻嘻笑着挪一个地窝儿。

第四天夜里,胡氏在夜里抖如筛糠,眼里恍惚惊恐,说是有鬼。白嘉轩亲自做起了驱鬼大师,把半斤豌豆摔打的满屋都是。完了又请了法官(阴阳先生)做法,法官果然厉害,此后不再闹鬼,但胡氏的心病却再也无法去除,吃了几十副中药也无济于事,流产出一堆血包,不久卧病不起,断气了。

死了六个女人,白嘉轩更怀疑是风水问题,就请了阴阳先生迁坟,据说将父亲的坟迁到了一块风水宝地。有一个人和父亲是旧交,叫吴长贵。吴长贵受了白家的恩惠发了财,当然要回报白家。吴长贵有二子五女,个个女子都长得细皮嫩肉,秀眉重眼,无可弹嫌。吴长贵准备把五女儿仙草许配给白嘉轩。

结婚一切顺利,又到了难熬的洞房花烛夜,白嘉轩的第七个新婚夜。这位仙草和白嘉轩的关系类似发小,情同兄妹,白嘉轩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。仙草的腰上系着六个小棒槌,叽里当啷摇晃,为打鬼所用。那棒槌是用桃木旋下的,桃木辟邪,鬼怕桃木橛儿。六个桃木棒槌对付六个从这个炕上抬出去的尚不甘心的鬼,可见仙草事先是做了充分准备的。又是一个百日,仙草说法官讲要一百天后才能把鬼驱走,眼下只能委屈嘉轩了。嘉轩按捺不住焦躁,却想到了之前六个女人的种种,也就不再强求,拿起铺盖要到马号里去睡。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就在这时,仙草扯掉腰上的六个小棒槌,脱掉内衣露出诱人的身躯,赤裸裸的躺在炕上说:“哪怕我明早起来就死了也心甘。”

仙草就是白孝文的母亲,后面的事情想必大家也都知道,白嘉轩终于不再为娶妻担忧了。纵观白嘉轩死去的六房女人,奇了怪了怎么死的都有,但归根结底是当时的医疗条件不发达,还有人的心理负担所致,境由心生。

白嘉轩后来引以为豪壮的是一生里娶过七房女人。

 
上一篇:《洛克菲勒留给儿子的38封信》-txt,mobi,pdf,epub,kindle电子版免费下载
下一篇:《白鹿原》:这个人不是一般的让人受不了